標準化難,難續班……炙手可熱的大語文背后暗藏礁石

在新高考政策的促推下,語文“搖身一變”,其難度和比重相應地呈上升趨勢。毫無疑問,語文的“含金量”比重在增加。伴隨奧數競賽的“冷卻”,英語培訓領域受到線上的種種“裹挾”,語文賽道與之相反開始呈現“火熱”的走勢。

早在2011年學而思網校就由文科組團隊(零部落)打造了大語文學堂,并且推出了詩仙李白系列課程等多種課程,不久前研發出AI老師“智能作文批改技術”;高思推出思泉大語文、巨人推出巨人大語文、卓越推出卓越大語文等作為語文學科的突破。

這個假期,在各家打響的大語文保衛戰中,大語文產品成為各家爭搶的“香饃饃”。學而思、新東方、立思辰相繼推出大語文課程。立思辰董事長池燕明曾在立思辰大語文發布會上直言,“英語造就了新東方,數學造就了好未來,而大語文,未來一定會造就立思辰。”

不僅是各大輔導機構盤踞已久的語文陣地,現在雙巨頭也要在大語文產品上裝滿足夠的彈藥。面對如此大的市場規模,語文市場的可挖掘空間真的有那么巨大嗎?

第一部分 新高考與教材改版促使大語文升溫,兩個陣營征戰開打?

國家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原司長、國家副總督學王文湛曾向媒體公開提到,“今后高考主要考語文,因為要考兩次,數學難度降低。高考的區分度主要在語文,語文主要在作文。”不僅如此,國家對于語文的重視程度還體現在語文課要增加寫字課、毛筆字。2017年小學一年級新教材的語文改革還體現在增加古詩詞、閱讀等。

具體而言,下學期開始,小學1-3年級,語文、道德與法治全部使用全國統一的部編版教材。初中7-9年級,語文、歷史、道德與法治全部使用統一的部編版教材。2019年秋季新學期開始,全國所有中小學生的語文、歷史、道德與法治都使用統一部編版教材。

“部編本”語文教材的改版也透露了高考命題方式的改革方向。“部編本”語文教材總主編溫儒敏曾公開透露高考命題方式的改革方向:閱讀速度將從7000字增加到1萬字,閱讀題量增加5%到8%,閱讀面將會廣泛涉及哲學、歷史、科技等內容。“高考最后要實現讓15%的人做不完”,語文成為名副其實的拉分王。

有業內人士指出,語文和語文閱讀在中、高考的地位越來越重要;語文考試越來越重視對課文內容的理解;課內外的結合將是必經之路。

線下K12課外輔導機構的大語文戰場:興趣、能力、素養的交戰

興趣、能力、素養成為大語文聚焦的重點,隨之產生了兩種“陣營”,一是以歷史背景和作家生平為產品脈絡;二是以能力和人文素養為脈絡。除了這兩種模式外,市場上也有諸多其他模式的大語文,如“秦漢胡同”等教培機構以國學經典作為課程脈絡,“點津作文”等教培機構則在作文課的基礎之上融入大語文的內容作為拓展……

標準化難,難續班……炙手可熱的大語文背后暗藏礁石

“學語文最核心的是要學習文學的脈絡,”立思辰大語文CEO竇盺表示,大語文里的“大”指的是所謂“文”的比重變大,“文”不再拘泥于傳統的漢語和文字,而是把文學含義放大到文化層面。從一開始搭建大語文課程體系起,竇盺團隊就確認了一套以文學史為主的課程體系,強調孩子可以從先賢的經歷中獲得真知,采用知人論世的講法,重視趣味性。

在“知人論世”的授課理念下,保持“趣味性”是立思辰大語文重要的授課特點。“一個主線(大語文)+兩個輔線(思晨寫作、庖丁閱讀)”構成立思辰大語文的整體課程體系。值得一提的是,大語文有一個特殊班型——“王者班”,將三種課程體系合理配比在一種班型里,滿足了學生和家長對語文學習的立體需求。此外,立思辰大語文主張從時代背景、人物生平入手講解作品,再講到篇、段、句、詞、字。

標準化難,難續班……炙手可熱的大語文背后暗藏礁石

(立思辰大語文體系)

追根溯源,巨人大語文、思泉大語文走的路線幾近相似。這兩者的大語文體系都與原高思副總裁、巨人副總裁竇昕有關。竇昕先后任職于巨人、高思,后出走創辦諸葛學堂,而后又被立思辰收購。

據稱巨人大語文團隊經歷過2016年的教師出走事件之后,一兩年的產品研發線發展緩慢。目前在啟迪巨人教育官網上,已經找不到巨人大語文的蹤跡,取而代之的是巨人新語文的名字。對于新推出的巨人新語文,巨人方面是這么介紹的:“開啟古文學習新模式,先講歷史 ,再講人物,把古文融入其中。”教學方面,啟迪巨人采用傳統內容創新講法,精選《從世說新語讀竹林七賢》;通過音頻學習大語文課。

高思教育推出的思泉大語文則是把產品線分成中國古代文學、中外文學作品閱讀、新派作文。中國古代文學主要是從先秦到明清,積累歷史文化和常識,品味名人名家的佳作;中外文學作品閱讀則是倡導接觸西方歷史和人文知識,感受異域文化,開闊視野,閱讀海外作家名著,建立比較文學思維;新派作文則是講究從讀到寫平穩過渡,謀求行文新方法,開闊寫作思路。

標準化難,難續班……炙手可熱的大語文背后暗藏礁石

(學而思大語文體系)

學而思培優則推出了學而思大語文線。學而思大語文以中文分級閱讀體系為主,涉及人文游學、素質活動、素養微課等內容。今年3月份發布會數據顯示,學而思大語文產品當時已經在15個城市上線,今年暑假將會在北京上線1-4年級大語文課程。

該課程以“知人論世”指導閱讀,不僅要求孩子閱讀文學經典,而且要求孩子了解與作品相關的時代背景和作家的生平經歷,強調文學、歷史、地理的融合閱讀與賞析。不同年級階段的孩子需要對應不同的文學讀物,例如小學低年級主要是兒童文學、蒙學經典、傳統文化等;小學中高年級主要是中國古代散文、中國現當代文學、外國文學、中國古代小說等;六年級則是綜合類課程。

在大語文戰役中,作為雙巨頭之一的新東方也不會輕敵。在今年7月,新東方發布了大語文產品。新東方早已從2016年開始籌劃至2018年暑期正式落地部分校區,歷時兩年。

據新東方大語文方面透露,新東方大語文團隊參閱了上百萬字書籍、逾百篇學科論文、并結合3-6年級學生的發展規律,設計研發出四冊教材,共36個單元,原創內容超過18萬字,原創手繪插圖近200張。課程方面,新東方大語文從文學(包含名著&名人)、寫作、國學三個維度入手, 搭建起從輸入到輸出的思維訓練閉環。

(新東方大語文體系)

而位于廣州的卓越也嘗試將素質教育和語文學科結合,早在2016年就推出語文素質教育品牌“卓越大語文”。鯨媒體了解到,在卓越教育提交的招股書中,“卓越大語文”被歸類為英才項目中的一項,旨在促進學生的全面發展以及使學習過程參與度更高及更有趣。

招股書中介紹,卓越教育于2014年7月推出卓越大語文課程,該課程致力于激發學生對語文的整體學習興趣,主要針對小學生。該課程分為三大模塊,即中國古代文學、中外現代文學名著及新派小作文。

中國古代文學模塊旨在引導學生感受中國古文的美妙語言及歷史語境。中外現代文學名著模塊旨在教授東西方地理知識及歷史知識,以培養學生欣賞比較文學的能力。新派小作文模塊旨在提高學生的創意寫作技能,并將文學及歷史知識轉化為優美的文章。截止最后實際可行日期,卓越教育主要在廣州和深圳提供卓越大語文課程。截至12月31日止年度的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卓越大語文的招生人次分別為2717人、5729人、8983人。

除了以歷史背景和作家生平為產品脈絡外,還有以能力與素養為主的“陣營”——龍之門大語文。今年5月,北京四中網校宣布發布龍之門大語文產品,切入的是與語文有關的人文素養方向。龍之門大語文CEO張越向鯨媒體表示,與其他大語文產品不同,龍之門大語文是在做以語文為載體的人文素養的培養。“這一點是跟其他機構的語文學科很大的一個差別。”

據他介紹,從教學的目標、教學設計、教學體系、教學內容及教學教材,龍之門大語文有一整套科學化的教研環節。據透露,龍之門大語文從2014年就開始研發,前后大概花了三年時間來磨課本。教材方面,龍之門大語文的核心是以培養人文素養為主,按照一個主題四篇文章的形式作為教材編排;課程方面,采用小班授課的方式,10—15個學生一個班,主要面向1—6年級的小學生階段。

張越向鯨媒體舉例,一般情況下,龍之門大語文一次課分成三節,每節40分鐘,其中兩節課用于講述基本內容知識,第三節課則是語文教學實踐課,例如課上孩子們會一起編舞臺劇、演講、辯論,甚至還可以通過做游戲的形式來讓孩子們充分理解課堂知識。

語文學科的另一個戰場:在線

剛才都是來自大型培訓機構的大語文戰役,各個昂首挺胸、意氣風發……但鯨媒體也發現了一些“收著打戰”的在線語文機構。

前不久,在線語文教育品牌方體語文宣布完成近千萬元天使輪融資,投資方為國金投資。方體語文主要專注于在線小班、語文培優方面教學,以能力型產品為核心,將人文底蘊、跨學科融合、讀寫能力、貼近生活理念與課程內容、教學設計相融合。

其中,人文底蘊方面課程主要選用經典文學作品,并配備思想、情感交流;跨學科融合方面則將地理、歷史、科技等內容與語文課程結合;此外,方體語文還開發出綜合表達課程,將動手實踐與口語表達相結合,實現語文聽說讀寫思五方面的融合。

另外,還有一家名叫子曰語文的機構,主要以在線小班的形式做小學語文輔導。在子曰語文課程體系中,基于以傳統文化為主線,以外國文學和當代文學為補充,一方面兼容課外提升,另一方面兼容課外啟蒙。

在大語文戰役中,好未來除了學而思培優推出學而思大語文產品之外,其網校品牌——學而思網校的大語文課程也在2018年暑假正式推出。好未來在這場戰役中,不僅抓住了線下的需求點,也在線上做了相應的布局。

學而思網校大語文在語文的課堂教學中全程采用全動畫+H5教學的教學互動形式,以替換原有傳統的PPT課件上課模式,通過有趣的動畫形式提高學生在課堂上的專注度,以及提高孩子對語文的學習興趣程度。

在在線方面,立思辰大語文采用“線上網課+線下網點”的發展模式:線上的“諸葛學堂”提供多樣的課程,線下教學網點以班級課程為核心,同時還有雙師課堂和文旅游學等特色教學方式做補充。除了在校外開拓渠道資源之外,立思辰大語文還將借助自身的校內渠道,將大語文課程由校外延伸到校內。從線上到線下,大語文所承載的不僅僅是單純的產品,向公立校、培訓機構進行TO B輸出會是一條變現之路嗎?

火熱的大語文課程不止是傳統K12課外培訓機構的專屬。

例如,近期青少兒在線教育平臺vipJr正式推出語文課程,語文是vipJr繼英語、數學、編程等學科課程之后推出的全新課程,也意味著vipJr的K12全學科布局進一步完善。

移動閱讀分發平臺掌閱科技也趁著風口,推出了掌閱課外書產品,定位于為6—18歲青少年定制課外閱讀讀物。內容方面,引進了教育部語文新課標推薦圖書,并獨家引進人民文學出版社、二十一世紀出版社等知名出版社精選版本。另外,還有一些中文閱讀平臺踏進了這個風口,例如提供中小學生分級閱讀解決方案的檸檬悅讀、考拉閱讀等。

從另一視角看,基于國學的大語文學習,早就延伸到了啟蒙階段,例如早教啟蒙產品啟蒙聽聽,內容以睡前故事為主;親子教育服務平臺凱叔講故事推出隨手聽產品《凱叔西游記》及以詩詞為內容的“小詩仙”、“小詞仙”。我們比較好奇的是,少兒與K12如何結合?會不會延伸到K12?

第二部分 語文市場“犯難”?師資難復制、難續班……

相對于國內K12英語及數學培訓領域,語文是一個剛剛步入快行線的新賽道,并且有自己獨特的學科特性。據德勤永華統計,中小學培訓2015年以后每年以30%的速度增長,在2015年已達到6400億元的市場規模,幼兒學前教育也是潛力巨大的增長領域。語文在中小學培訓市場中有6-8%的份額,該比例在政策利好刺激下穩步上升。

業內資深人士L女士稱,對于語文、數學、英語三大主要科目而言,要數比較早期,窗口期尚未關閉的賽道,語文就是其中之一。一方面來自新高考政策的利好,另一方面培訓機構整頓形勢也利好了素質教育,而語文與素質教育相近,有很多潛在機會等待挖掘。

啟明創投周凌霏曾在接受鯨媒體采訪時,也表示了同樣的觀點。“目前數理化方面的教育已經有學而思,英語教育也有很多人都在做,但語文教育卻沒有,而中文最大的重頭戲就是閱讀和寫作,這兩個又是最難提高的。”

面對如此大的市場規模,語文市場的可挖掘空間真的有那么巨大嗎?

做大語文老師真難?

據竇盺介紹,立思辰大語文開創了文史線索的講法,針對語文拼圖狀的知識結構進行分模塊教學;教學安排方面,有的班采用四個老師一班,每個人只負責一個模塊,相當于一個班由多位老師來負責。為了保證內容的趣味性,在挑選老師方面,需要選擇年輕、活力及親和力兼具的老師。

語文老師與其他學科老師有何不同?“教授大語文的老師,對于相關知識不僅要鉆得深,而且要鋪得廣,他們需要在大語文體系下將各相關學科知識融合,使我們的大語文教學產生‘1+1>2’的效果。” 學而思網校大語文負責人陶曉麗說。

陶曉麗表示,在培養老師方面,學而思網校將以深入挖掘知識點為基礎,以多學科融合的知識體系為載體,為老師們梳理流程、講解體系、明確重難點,這樣不僅建立了一套完整的標準化課程,使老師們收獲了獨立且強大的課程設計能力;并在此基礎上,發掘每位老師的自身特點,使每一位老師都帶有自己獨一無二的授課技能。

作為一門語文學科,如何判定語文任教老師的水準?“當你不把語文當成一個固定學科時,你的想法就有可能會發生變化。如果把語文單純地看作是一門科目時,必然是以知識點為核心,知識點也是固定的。基于這些知識點,老師就此拓展相應的講解內容和講解規范,以知識點來考查學生學到了沒有,學到了多少。”

他強調,知識點很重要,但這不是唯一的標準。“語文所承載的內容從大的層次上看,是民族精神和民族文化的積淀;小的層次指的是我們每天思考、說話都會用到語文,并從中獲得理解力、判斷力等,實際上這與每個人的人格塑造有關。”

張越最后提到,“當我們不再把語文看成是一個很具體的學科時,看待語文的態度就會發生變化。并不是說認多少個字才是一個好學生,老師才能教得好。而是孩子能從日常生活與言行舉止中得到一些收獲與成長。”

教師的評價視角固然重要,但是語文學科的教學難點還在于,老師在講授知識點的同時,還需要對其進行延伸和渲染,因此對語文老師個人能力有比較高的要求。這就要求老師不僅要有高的評判要求,也要重視對個人能力的培訓,這一阻隔也就使得機構在大力擴張中要尤為謹慎。目前機構多以直營的方式進行擴張,對于加盟則是小心翼翼。

如何解決師資的不可復制性?在采訪中,鯨媒體了解到,機構多數采用的“緩兵之計”是,極力吸引高端的人才進入這個行業;搭建教師成長體系與平臺,給語文老師多一些支持。對于一些優秀師資資源難以到達的地方,基于資源共享、名師共享形式的雙師大語文教學或許是一個潛在機會。

標準化難,難續班?

大語文的教學體系很難標準化。

竇昕說:“一方面,語文的評測體系跟訓練體系是高度背離的,因此評測比較難;另一方面,相對于數學、物理、化學等短期見效的應試類輔導學科而言,語文培訓著重中長期知識積累和能力培養,市場門檻高,高端人才稀缺。”

即便難標準化,相比于數學、英語等學科,大語文在續班上其實并沒有那么理想。

在面對鯨媒體提出的關于續班的問題時,竇盺態度很果斷,“與其他機構不同的是,我們不太重視續報。”竇盺向鯨媒體表示,“立思辰大語文主要是以教學效果滿意率為老師的考核指標,如果家長/學生對老師的教學效果滿意,教學過程教學服務滿意,那老師就會得到相當豐厚的報酬。”他強調,“業務的本質還是效果,續報肯定比收入更接近本質一點,但滿意度一定比續報更接近本質。”

陶曉麗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相比續班,我們更在意的是孩子的學習體驗和綜合能力的提升。”大語文跟別的學科在續班的方式上有什么不同?張越向鯨媒體直言,“簡單粗暴地說,別的學科續班必須看成績。但是在大語文的續班里,家長關注的是,孩子通過這門課得到了收獲,并在生活中取得點點滴滴的進步。”

雖說續班是一個難題,但大語文具有本土化元素,在此基礎上,可以延伸出系列全產品線,如演講、國學、人文游學等。

大語文會被AI替代嗎?

陶曉麗認為,語文類課程或者產品的設計應該保持語文原有的功能性,包括語言技能的習得和文學修養的培養,并且最終回歸到學生的生活中去。“AI能夠實現的最好操作是在數據分析、場景模擬、標準化工作完成等層面,更數據化地指導學生學習。但是語文原本的情感體驗、生活經驗都不是AI能夠完全解決和代替的,這部分需要課程設計者以及授課教師的共同努力,是AI老師不能替代的。”

在技術與課堂教學的融合中,學而思下了不少功夫。課堂交互方面,學而思大語文采用互動教法的模式,每一門課程以通俗易懂的微課形式呈現;此外,課程采用雙師課堂的形式,引入“身臨其境”的課件工廠,可以讓孩子沉浸當時的歷史場景;課中互動上,學而思大語文還采用了多元化游戲互動、傳統文化說唱、“動畫和真人”經典詩歌唱讀、語音答題器互動等方式;云學習方面,學而思大語文還推出了分級閱讀圖書館。據透露,為了滿足大語文產品對動畫互動的要求,學而思在內部還組建了一支影視級別的動畫團隊。

在立思辰大語文的成長路徑中,語文與技術之間的融合也是目標之一。在技術方面,立思辰大語文做了一些探索,例如對課件知識點顆粒大數據的采集;根據學生在作業習慣、學習行為上的一些特點勾勒學生畫像。竇昕表示,目前立思辰大語文也在探索人工智能與語文的結合,側重于練習自學預習和閱讀等環節,利用AI去幫助人。

例如在練習的環節,可以依賴人工智能對語文進行自適應學習方面的診斷;基于人工智能也可以對學生的閱讀進行相應地互動與推薦。“在閱讀推薦上則考驗團隊對孩子認知特點的把握有多深刻。比如對九歲的女孩子推薦讀一些人文類的內容;對十歲的男孩子推薦讀一些外國的短篇小說。”AI不能取代什么?“AI不能取代的是人跟人之間的互動,哪怕是線上課,也應該是一個靈魂影響另一個靈魂。”

AI與大語文的結合或許可以從分級閱讀上獲得啟示,分級閱讀利用AI和語言學的結合,能夠幫助孩子有效量化并提高閱讀及寫作能力。“如果老師了解每一個孩子的閱讀能力,給孩子分配不同的作業,對孩子本身也會有很大的提高。工具賦予了我們很多的可能性以及可變化性,減輕老師布置作業的難度,同時有針對性地幫助孩子學到一些東西。”投資人周凌霏提到。

雖然說語文的門檻比較低,但難以做到標準化,AI是否可以充當標準化的內容,替代老師呢?在新的機會來臨之時,也會分化出多重的機會與挑戰,此時盤旋在大語文頭上的風頭會將大語文帶向何處?

本文來自“鯨媒體”


mg电子游戏必输
怎么玩新时时 北京pk10技巧公式 极速6合免费计划软件下载 pk10计划软件公式 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 快乐时时官网下载手机版 宝贝计划官网客户端 领航团队彩票在线计划 江苏骰宝结果 鹿岛鹿角 澳门第一城游戏网站网址 ag让我赢了一个月一天输光 拼宝乐是正规软件么 重庆时时彩一直跟34567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 彩晋全天计划